安全环保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文化生活陕化文苑 > 老公的年

老公的年

日期:2013年2月28日 08:18

老公的年

 

作者:王  梅

 

老公是一名化工企业的普通员工,自从二十年前从部队转业进厂就一直在生产一线工作。每到春节前,他最怕被问到的话题就是:这个年怎么过?因为这个时候,他的回答只能是:外甥打灯笼——照舅(旧)。

他能怎么过呢?他一年到头上班的时间是顺着日历排下来的,哪天上白班、哪天上夜班,那是从新日历一出来就在倒班表上刻好的,从来不管什么端午、中秋还是除夕,对他来说最长的休息只有两天,而且这两天还是从下夜班开始算的。这二十年来,有多少个除夕夜他在班上,有多少个大年初一他在上班,我已是记不清了,但我可以确定的是他从来没有在大年初二这天陪我回过娘家,当然那也是因为娘家有百里之远。不过不管老公的年是怎么过的,他也是一年年地走了过来。年这个传说中的“怪兽”,并没有因为有人对它怠慢而惩罚他。如今已过四十不惑的他,虽然鬓角也偷偷冒出几丝白发,但依然身强体健,还像当年一样的威武,这也是让我非常欣慰的事。

默默回想这多年来的春节,每当我独自领着儿子回到娘家,向亲戚朋友们解释着老公要上班而不能回来时,内心总有一些失落,还感觉很没面子,心里埋怨他不思进取,几十年了还在倒班。母亲却总是心疼地说,可怜的人,大过年还要上班,回到家里还冰锅冷灶没人管。可是我也是难得的长假,怎甘心凄凉地留在家里,而出来了也就不想急着回去,走走亲戚见见老友,再陪母亲、家人到热闹处逛逛,城市的春节定然要比山野厂矿热闹多了。

去年正月初六时,儿子还要继续留在爷爷家玩,我不得不赶回单位上班。回到家却发现老公静悄悄地躺在床上,桌上还放着没吃完的方便面碗。我开玩笑地说:自由美了吧!大过年的也不做点好吃的。只见他有气无力地说:感冒了,什么都不想吃。记得那一刻我还笑说那么壮的身体还怕什么感冒,而现在想起那情景,心头竟然发酸了。或许当人在脆弱的时候,一点小难处也会把人击倒,而痛楚也总是喜欢侵袭落寞的心灵,尤其在万家团聚之时,那一个孤独的灵魂该是多么的凄凉伤悲。

在又一个春节到来之际,我突然想起老公的春节,为他这么多年的辛苦而伤感,而我又想到了许多人的年。春运中那数以亿计的客流,他们都是朝着家的方向。当我看到一张《有钱没钱回家过年》的照片时,我竟想流泪了。那摩肩接踵背着大包小包的返乡农民工,他们劳顿沧桑地迎着寒风雨雪,脸上的表情却是欢欣鼓舞着。与他们比起来我们是多么幸福,不用为生存担忧,不用为亲情思念,我们的生活已经一天比一天的优越和美好了。

不是说与过去比起来,我们的日子每天都像过年一般幸福美好吗?这一切的美好归根结底是源于所有人的创造和付出,有你、有我、也有他,而为了维持这幸福美好,节假日坚守在工作岗位上不能和家人团聚的人越来越多了,为了更多人的快乐和幸福,他们毫无怨言的尽职尽责,还把更多的智慧和爱心一并付出,牺牲自己的小幸福换回大家的大幸福,这不需要伤感,这是一份荣耀,也该是一份快乐。我或许不该为老公伤感了,而是应该给予他理解和温情,还要多抽出时间陪陪他,感谢他为这个家的付出,让他体会到付出中的收获,这样我们的年一定过得更幸福。

所属类别: 陕化文苑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