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全环保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文化生活陕化文苑 > 我的父亲

我的父亲

日期:2012年2月2日 14:14

我的父亲

 

陕化复肥厂质监部   邓春喜

 

好久以来都想写写父亲,但不知从何下笔,怕自己写不好,伤了父子的感情。

这两年,明显感觉到父亲老了。去年,父亲在这里时,我帮父亲洗了一回澡。给父亲搓背的时候,当我看到父亲弯曲的脊梁,骨嶙峋的身材,眼泪都掉下来了,好在父亲给我的是背部,没有看见。父亲竟然不知道咋洗澡,也不知道用洗发精,我给他搓背,他感到很难为情。父亲一辈子也没进过几回城,一直和母亲生活在乡下。洗完澡,父亲说有三十多年没洗过澡了,我的心感到好一阵的刺痛,我常常想父亲的一生,想父亲的平静、淡然,想父亲的宽容与耐心。

父亲一生吃过不少苦,姊妹六个,排行最小。九岁的时候就没了父母。临解放前,逃难到了陕北。后来,参加了工作,在铜川煤矿机械修配厂工作。穷人家的孩子,学习格外刻苦,次次考试父亲都是第一。五八年工业下马,因为工作能力强被厂里留下了,可父亲响应国家号召,回到乡下,从此便开始了他漫长的务农生涯。在我还很小的时候,那时家里穷,要到百十里以外的煤矿驮煤,父亲常和乡邻背着干粮一起去,要三四天才能回来。国营矿根本不卖给农民,他们一等就是几天,好不容易买上了,还要翻几座沟才能回来,多亏乡邻互相帮扶。现在的人不知那时拉煤的辛苦,奶奶总是要把烧过的煤渣捡了再捡。农民的日子苦啊。那几年,修铁路,修梯田,修水利,修黄河,父亲是党支部副书记,长年带着人在外劳动,就跟没家一样,啥事都不管,家里全靠母亲操劳。从我记事时起,父亲几乎不着家,难得见一面。在父亲的最后一任,分地了。父亲也不当干部了。

父亲是受过苦的人,一生节俭。我不曾记得父亲在街上吃过一顿饭。尽管日子过的很清贫,每次赶集回来,却总能给我们带回仨瓜两枣,那也就是我们最最开心的时候了。父亲是全村每天起得最早的人,天不亮就把水缸挑满了,等村里人都起来了,父亲已干完了他的“家务”。干抽黄工程那几年,父亲长年累月带人在工地上,几个月也不回家,等再回到家的时候,是又黑又,奶奶一见父亲总掉眼泪。吃的老不够,劳动强度又大,每次临走的时候,奶奶总是把家里仅有的麦面蒸几个黑馍给父亲带上,看着我们兄妹三个眼巴巴的望着,父亲总要给我们留几个。那时年龄小,还总是羡慕父亲能吃麦面镆,现在回想起来真的好脸红啊。

艰难的岁月如一把神奇的刻刀,在父亲脸上刻下了岁月的沧桑。慢慢的我们长大了,可父亲却慢慢老了。挺拔的脊梁也弯曲了,面对父亲,我真的不知说什么好,心里好难受。看着父亲脸上日渐加深的皱纹,我常在想,我们能为父母做些什么呢?

长大后,我们都参加了工作,有了自己的家,可父亲还生活在乡下,他不愿离开老屋。就是到我这里,也是呆不了三天就闹着要回去,他不放心家里。自己种地、养猪、养鸡,过着恬淡的生活。每每我们提起到城里,父亲总是笑,他说这样就挺好的,你们过好了,我也放心了。我和你妈在乡下,空气好,自由,到你们那里,人生地不熟的,会憋出病的。我又能说什麽呢?只好依了他。他已习惯了劳作,停不下来,我真的担心,哪一天不干了,那可真的是老了。

前几年,每到麦收,我们兄妹都要回家帮忙。父亲总说你们工作忙就不要回来了,我还行,还能干得动。看着成片金黄的麦田,我们都心里发怵,都说用收割机,可父亲不让,老说花那钱干嘛,就是你们不回来,我和你妈也能行的,况且你们还回来啦。炎炎的太阳照的人汗流浃背,麦芒扎在胳膊上现出一道一道的红印,汗水淌过,钻心的疼。天刚蒙蒙亮就下地一直到天黑的看不见才收工,大忙三天,总算把麦子收回来了,可我们的假期又到了,又要走啦,父亲还念叨,给你们拿不上新面了。

每次回家,父亲显得格外的高兴,忙前忙后,把他的好东西都拿出来,一定要让我吃好。看到父亲忙碌的身影,常常让我想起朱自清笔下的描写的父子情深,我又能为父亲做什么呢?父亲常说,他今生最欣慰的是我们都走上了正路,离开了农村,有了自己的工作。在人前,父亲觉得很有面子。我的弟弟现在是一名很不错的内科医生,当年,是父亲坚持让弟弟学医,家里倾其所有,一心供他上学,才有了今天,父亲感到特欣慰,弟弟是父亲一生的骄傲。

父亲今生最大的遗憾就是在任的那些年,没能让乡亲们富起来。父亲渐渐的老了,愿他的身体永远硬朗,那将是儿女们最大的福分,最大的慰藉。

愿天下所有的父母都健康!

 

所属类别: 陕化文苑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